成都A4美術館:一個和城市文化精神緊密聯系的公共空間
2021-07-23
收藏

孫 莉

成都A4美術館

關鍵詞 非營利美術館 城市文化 社區公共空間 藝術教育  ■靳藝昕

● 專訪

在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區麓湖生態城藝展中心,A4美術館臨湖而建,建筑線條清晰明朗,與周圍的紅砂巖地貌融為一體。A4的美術館空間,外加國際駐留藝術中心,共占地約6500平方米。場館的展覽布置、活動安排、會議溝通、展廳巡視,是維持美術館有效運轉必不可少的工作內容。

2020年,因為疫情影響,同類型機構工作量整體大幅縮減,而成都A4美術館在2020年的工作量同比2019年,增長超過三分之一。展覽數量共計13個,公共教育活動200余場,大規模、持續性、系統性項目數量較上年有所增加。A4美術館的與眾不同之處,在于它和周邊的圖書館、劇場、醫院、學校等公共設施和商業空間一起,重新組合成為新城市地產的生態圈。

“不過我的工作狀態很難有一個常規化的定義”,視頻采訪鏡頭前的孫莉剛從會議室趕回自己的辦公室,一邊調整著攝像頭的位置,一邊介紹自己作為美術館館長的工作日常。

孫莉是A4美術館的創始館長、藝術總監,從2007年籌備建館至今,孫莉在這里工作了將近14個年頭。這十余年間,A4舉辦了50余場專業的當代藝術學術展覽;1000余場人文類講座、沙龍、工作坊;與國內321位知名藝術家、30余位專業策展人建立合作。在孫莉的帶領下,A4美術館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既能代表中國現當代美術館的典型案例,又能密切聯系本地社區和成都這座城市的多元藝術空間綜合體。會議、布展、走訪、交流,是孫莉作為美術館館長的工作常態。

在孫莉看來,“A4雖然處在成都,但是我們并沒有把它只看作是一家成都本土的藝術機構,我們和國內的美術館行業,以及國外同行間的合作非常頻繁”。如果在A4館內找不到孫莉,她可能是在走訪藝術家工作室,跟藝術家聊聊他們的新作品,聽聽他們的創作感悟;她也可能在拜訪同行和合作機構,出現在國內外的藝術展覽現場,與合作機構討論“藝術+”的可能性;再或是去到行業會議現場,和策展人、批評家、藝術家群體進行深入交流。

做一家非營利美術館

二十一世紀初,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經歷了市場泡沫和重新洗牌。遠離中國藝術市場的核心城市——北京和上海,在西南腹地成都,孫莉和有意籌建藝術中心的成都萬華集團投資人討論著新機構的定位和經營方式。在孫莉看來,投資方萬華集團作為城市地產運營商的行業特征是存在的,但其并非只是一個獨立樓盤的開發者,而是新城市的建設者。孫莉想要創建的藝術空間,或者說美術館,和周邊的圖書館、劇場、醫院、學校等公共設施和商業空間一起,重新組合成為新城市地產的生態圈。文化藝術和城市發展也是萬華集團作為城市運營商,希望構建更加具有活力的、開放的、國際化的園區,豐富生活方式和精神文化的內容選擇。

2008年,A4當代藝術中心正式成立,定位為專注于當代藝術領域研究的非營利性專業機構。A4最開始作為藝術中心成立存在,在2016年正式注冊為民辦非營利美術館,關注如何引導公眾走入藝術空間,讓大眾和藝術產生關聯。孫莉說:“我和投資人,我們沒有把藝術理解成為一個營利的手段,我們希望對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做最基礎性的構建工作,特別是推動年輕藝術家的成長,以及讓更多的觀眾真正理解和走進美術館,建立一個非營利機構也更加符合這樣的目標。”

在孫莉看來,在國際通用的對美術館機構的劃分中,有進行藝術收藏品買賣的商業畫廊,也有更加側重于學術研究和公共教育的藝術博物館。孫莉希望A4能夠作為非營利藝術博物館存在,保證藝術研究的專業性和學術獨立性。孫莉繼續補充說道,“當然這不是說商業畫廊和非營利機構之間,哪一個更高尚,經營的關鍵在于機構明確自身的定位,而定位決定了機構以怎樣的形式和公眾建立聯系”。比如英國倫敦的蛇形畫廊,既作為一個商業畫廊存在,同時也策劃非營利的學術研討和教育項目,吸引著每年約75萬人到訪參觀。

談到A4美術館的資金來源構成時,孫莉直言,“我們是一家比較幸運的機構,A4最核心和最穩定的資金支持來源于萬華集團的投資”。但是萬華集團并不直接參與美術館的專業經營和管理,而是把工作交由孫莉和美術館“自營自管”,這保證了A4美術館作為專業機構在運營和決策上的獨立性。同時,“非營利”并不表示“不盈利”,而是不以市場化的商業謀利為經營目的,是允許開展生產活動并產生收益的。目前A4美術館設有3層獨立展廳以及公共圖書館、學術報告廳、多功能展演廳、兒童教育中心、駐留工作室、藝術品商店、藝術咖啡等空間,相對應產生的展覽門票、藝術衍生品商店、咖啡廳、圖書館、書店的經營收入,以及品牌和基金會對于項目的贊助,會用于反哺美術館造血,支持新項目運營和學術研究等工作。

2020,疫情與美術館發展新思考

2020年,對于國內外美術館和博物館行業來說,突然到來的新冠疫情極大地沖擊了藝術場館的展覽活動和正常經營。美術館和其他線下實體機構紛紛閉館,暫停對外開放;大量原定的展覽被臨時取消或延期,展覽計劃和公共教育活動面臨全線調整。疫情到來之前,孫莉每年大約有兩三個月的時間在國外參加藝術展和會議活動,國內的出差則是更加頻繁。疫情之后,孫莉把更多的時間留在了A4美術館,她和團隊反復思考如何發揮美術館機構在疫情時期的力量和作用,特別是如何通過新穎的、互聯的、生動的方式傳播藝術,做藝術教育和審美教育。

提到2020年的工作情況,孫莉介紹說,“去年對我們來說,有很大的壓力和挑戰,同時也充滿動力”。在同類型機構工作量整體大幅縮減的時候,A4美術館在2020年的工作量同比2019年,增長超過三分之一。展覽數量共計13個,公共教育活動200余場,大規模、持續性、系統性項目數量較上一年有所增加。

談及為什么會有增量變化,孫莉道出三方面的原因。首先是A4更加關注“在地性”問題的研究,美術館與社區、與城市的聯系變得更加緊密,有更多的社區居民、外來觀眾參與到A4的活動中。其次是來源于A4近幾年的持續積累。自2020年初開始,除去常設展和計劃中的展覽外,在A4的工作計劃中,新增了一批由過往延續下來的、具有公共意義和社會影響力的項目。這些項目逐步進入A4美術館的整體運營規劃體系,在2021年逐漸轉變為A4美術館的常規性工作。

還有一個不能忽視的原因是,疫情時期A4美術館對于線上展覽和互聯網傳播方式的嘗試和摸索。線上社群、線上展覽、遠程項目小組......美術館成為線上活動的組織者,網絡平臺的搭建者,背后專業技術的支持方。甚至在孫莉看來,網絡已經不僅是一種傳播的渠道,同時也正在成為美術館運營或者項目“發生”的新空間、新地點。互聯網為美術館機構帶來明顯的破圈效果,這不僅是地理空間上的拓展,更讓不同年齡、不同領域的人走到一起。“通過觀點碰撞、跨界融合,促成新內容的產生,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孫莉解釋說。

不過這種互聯網傳播方式的拓展,并非是“廣撒網”的概念,而是通過有計劃、有針對性的項目策劃,讓更多人了解美術館,參與美術館展覽和活動的項目討論。并且這個討論的過程并不以美術館作為絕對權威的存在,比如A4為青年群體搭建的藝術交流平臺“yà青年藝術項目”,會鼓勵不同藝術門類和領域的年輕人進行嘗試與試錯,以及從設計、從音樂、從舞蹈、從影像等多元視角,實現個人的藝術表達,思考藝術創作、藝術教育、美術館職能。“通過討論和交流學習,以及線上青年藝術項目的推進,突破了年輕人理解問題的單一視角,讓更多的年輕人看到自己的可能性”,孫莉介紹道。

可以說,A4美術館在疫情時期的新拓展,既留住了美術館的忠實觀眾,也為之前沒有渠道進入美術館現場的潛在觀眾,提供了更便捷的進入端口和通道。而在疫情緩和之后,通過互聯網運營積累下來的藝術愛好者,又重新走入美術館現場,實現了有效的線上、線下雙向引流。

和公眾發生關聯

傳統意義中的美術館機構,作為藝術博物館而存在,對藝術作品進行保存、展覽和展示,具有學術研究、藝術和美學傳播、公共教育的功能。孫莉提出,“今天我們再來看美術館,會發現它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和城市文化精神緊密聯系的公共空間”。觀眾不再需要帶著儀式感進入美術館,美術館正在成為城市文化生活的必需品。“A4也只是作為一個研究機構存在,更是一個互動的藝術空間”,孫莉希望讓更多的觀眾使用這個空間,讓美術館成為人們在日常生活,或者文化生活選擇時的重要選項,而不僅是藝術愛好者的專屬陣地。

當“公眾”這一概念,逐漸成為美術館機構重點研究和關注的問題時,美術館觀眾不再是被規訓和引導的對象,而是成為了展覽活動、公共教育項目和藝術表達的一部分,變成觀賞、互動,甚至是創作的主體。而當一件藝術作品進入美術館的時候,它也就不僅是藝術家個人的成果。展品在美術館空間的展示效果、與其他藝術作品的關系、和觀眾之間發生的關聯,共同構成了這件作品進入到美術館公共空間后的“整體價值”。孫莉介紹說,A4美術館現有的展覽重視和觀眾發生聯系,觀眾的參與方式不是像商場里常見的裝置類的互動,而是被賦予了更多知識性和思想性的深入對接,希望讓更多的人通過美術館的藝術項目打開思維,參與到藝術討論中。A4內部專設的觀眾研究小組,也會定期對觀眾進行調研、收集觀眾反饋,為后期策劃和定制更多有針對性的藝術項目服務。

除去藝術展覽之外,公共教育也是A4美術館和“公眾”建立聯系的重要方式。在孫莉看來,無論是藝術教育的啟蒙還是傳播,藝術機構都是責無旁貸的。孫莉年輕時曾在英國留學,這段經歷影響了她對于美術館的理解,也為后來孫莉在成都創立A4美術館,關注公共藝術教育,埋下了一顆早期的種子。“我經常看到學校老師組織學生看展覽,或者在周末家長帶著孩子去美術館和博物館。這就是生活日常,是一種習慣。”孫莉邊回憶邊繼續說道:“其實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孩子或者是學生,他們對于藝術的理解,對歷史的理解,對于自己文化的理解是非常鮮活的。看展覽、逛美術館,不是一件特殊的事情,或者遙不可及、高高在上的事情,藝術就在身邊。這對我有很大的沖擊”。

孫莉積極促成了大量和學校、學者、各類型教育機構之間有關教育理念的討論和聯系。“iSTART兒童藝術節”被看作是A4美術館最受公眾期待的年度項目,從2014年啟動至今,已連續舉辦了七屆。每年預設年度研究主題,策劃當代藝術主題展、兒童藝術展、教育論壇以及多場工作坊、放映活動和講座,從孩子的視角出發,通過感官互動體驗,激發藝術思維和創造能力,設置系列參與性項目,讓進入美術館的孩子和家長們從參與者變成共創者。

走出美術館的“白盒子”空間

“白盒子”一般指代十九世紀以來,現代美術館用于進行展覽展示的公共空間,是四面白墻和墻上懸掛藝術作品的展覽方式。白盒子是明亮的、是純粹的、是與外在世界隔絕的,然而更加自由灑脫、追求互動性和新穎表達的藝術家們,選擇從白盒子空間“出走”到更開闊的公共空間,甚至探索著全新的藝術現場“發生”場所。

孫莉介紹說:“我們把A4定位成美術館綜合體,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我們不希望藝術只發生在美術館的白盒子和現有的物理空間內,我們把大量的公共活動、展覽項目拓展到園區和城市其他的公共空間里。”美術館具有社會性和公共性,是一個共創的平臺。在A4藝術中心剛成立時,觀眾多是來自藝術系統內部,或者是忠實的藝術愛好者。現如今,A4美術館的觀眾構成更加豐富,既有藝術愛好者、文藝青年,也有各年齡層、不同行業背景的人。在孫莉看來,這種改變一方面來源于A4自身的持續發展,但更重要的是,成都這座城市的吸引力正在變強,越來越多的人認可成都作為一個宜居的城市、一個有未來發展機會的城市。

2020年,A4作為發起機構之一,和成都麓湖園區內的社群組織、基金會、非營利志愿者機構、外部的傳播機構合力促成了首屆社區公共藝術季的落地。孫莉介紹說,“麓湖社區公共藝術季”以城市共生為主旨,將周邊社區、以及成都這座城市作為藝術介入、觀察和研究的場域,共創藝術記憶。孫莉認為,美術館在做拓展性和共創性藝術項目的時候,需要考慮的不僅是機構的立場、藝術家的立場,同時有必要讓藝術家本人和在地的居民、社群進行深入的對談交流,再綜合考量周圍的環境、物理空間、觀眾的互動參與模式,從而轉換成新的公共藝術計劃。“食物劇場”就是首屆麓湖社區公共藝術季中一個非常亮眼的項目,以食物醬料為主題的互動劇場吸引了社區內外眾多觀眾體驗和參與藝術項目,活動當天超過千人到場。

此外,A4立足成都,同時也和國內外同行保持著密切的合作關系。自2012年起,A4美術館啟動國際國內雙向藝術家駐留項目,鼓勵訪問藝術家、設計師、策展人和學者來到A4、來到成都,展開駐地調研和創作計劃。2019年,A4美術館正式開放占地2000平米的國際駐留藝術中心,搭建起了國際與在地的文化交流平臺。如今,A4美術館每年都會把國際藝術家展覽項目納入工作計劃中,比如2021年度開年的第一個展覽,就是國際現代主義大師馬克夏-加爾的巡回展、西南首展。孫莉繼續透露說,今年我們還會籌備有關于西南藝術生態研究的項目,明確內部獎項的設置,設計青年藝術家孵化和青年藝術家實驗項目的展覽,期待與更多的觀眾見面……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86
{{btntext}}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