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文學如何為文化旅游、鄉村振興培根鑄魂?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訪談
2021-07-23
收藏

王錦強

內蒙古正藍旗旅游文化節開幕式表演

■受訪人:王錦強(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理論研究處處長、“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學術委員會委員、編輯出版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采訪人:靳藝昕

關鍵詞 民間文學 大系出版工程 數據庫 數字化

●專訪

書架上、辦公桌上、閑置的椅子上、地上,王錦強的辦公室堆滿了書和雜志。“每個月至少要看幾十萬字的稿件,家里的書架早也堆不下了”,他穿梭在連自己也會迷路的“圖書迷宮”里,邊找資料,邊打趣著說道。

王錦強供職的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匯聚了全國各地區各民族的優秀民間文藝家及眾多專家學者。新世紀伊始,中國民協即對包括民間口傳文學、民間藝術、民俗文化、傳統節日、少數民族文化、古村落等民間文化遺產展開搶救性調查、普查、采錄、整理、展覽、展示、展演、出版、研討、交流、宣傳、傳播、推廣等活動,并取得了一系列豐碩成果。在談到民間文化在時下社會的意義時,王錦強提出六個關鍵詞:“傳播、利用、研究、保護、傳承、發展”。

走進“大系”編輯出版工作委員會的小會議室,長桌上擺滿了“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以下簡稱“大系”)首批成果圖書。云南神話、黑龍江史詩、四川歌謠、河南故事、遼寧說唱、湖南小戲......12大卷本,1200多萬字,300余幅圖片和音視頻。介紹起這些民間文學作品,王錦強如數家珍,并分享了很多生動和精彩的細節。

據了解,“大系”貫穿“十三五”、“十四五”兩個階段,與時代同頻共振。2017年,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大系”作為首批實施的重大工程,于2018年正式在全國范圍啟動。其目標是到2025年,編輯出版包括民間說唱等多個類別與系列的大型文庫千卷,每卷百萬字,共十億字。建成中國口頭文學遺產數據庫,并開展一系列以中國民間文學為主體內容的社會活動,以促進全社會共同參與民間文學的發掘、傳播與發展。2021年4月,中宣部發布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十四五”重點項目規劃》介紹了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實施進展,計有195卷啟動編纂工作,其中32個分卷進入出版社的編校程序。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各項目實施在有條不紊地持續推進中。

□請介紹一下“中國民間文學出版大系工程”的主要任務。

■中國民間文學出版大系工程系中國文聯牽頭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重點實施項目,由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具體執行和落實。其主要任務是收集整理民間口頭文學作品及理論方面的原創文獻,在不斷加強民間文學資料數據庫建設的基礎上,編纂出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大型文庫,同時開展一系列以中國民間文學為主題的社會宣傳活動,促進全社會共同參與民間文學的發掘、傳播、保護。

□民間文學采錄的難點是什么?

■整體來說,民間文學作品的采集難度較大,需要用本地方言采集、整理,在多個傳承版本之間進行比較,最終選編出具有可追溯性的、最能表現當地文化特色和故事講述傳統的記錄文本。此外,不同類型的民間文學作品,在收集和編撰時的難度和重點會有差異。比如,“小戲”的采錄難度就比較高,一部詳實的小戲,可能包括人物、唱詞、出場、角色分析、服裝打扮、戲曲音樂的腔和板等等,這些都需要深入挖掘、精細梳理和翔實記敘。“俗語”,雖然僅僅是某地的一兩句熟知語,但是在進行數據收集和編撰時,需要解釋清楚俗語的來龍去脈、深刻內涵,以及在當今的意義。再比如長詩《阿詩瑪》,在明確事件、人物、情節敘事的基礎上,選擇哪個版本最符合當地傳統,又是哪個版本的長詩,得以傳承至今,都需要仔細考量,以及專家及地方民間文藝工作者的準確判斷與精心識別,尤其是涉及到有關少數民族民間文學作品的翻譯和注釋時更要精準對應。

□您認為民間文學數據庫有怎樣的應用場景?

■民間文學的數字化轉型和數據庫建設是非常有必要的。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尤其是1980年代以來,民間文學的大規模采集活動在全國展開,民間文藝工作者采錄的手抄本、油印本以及錄音資料,分散在各地方文化館站、基層文聯民協等單位,還有一些散落在私人手里。而大多以紙質形式保存的第一手的原始信息,在資料留存、閱讀和修復方面,非常脆弱。現代數字技術對于文字、聲音、圖像的處理和傳播,以及持續完善的基礎數據庫資源,打破了時間和距離的阻隔,有助于民間文學資源庫的信息統計和后續檢索。

民間文學數據庫的建設,能有效避免傳統紙質在保存時遇到的問題,比如風吹日曬帶來的紙張書卷發霉、破損,盡最大可能地避免讓已有的資料“得而復失”,以有效地搶救和保護民間文學。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數字化工作是如何開展的?

■我們目前處在數據基礎建設階段,主要是對“文本”的采錄。“文本”具體包括文字、手寫稿、油印稿、口頭講述文本,在此基礎上將適時加入圖像和視頻等影像表達,以將原本固化的“文本”轉變成可視、可讀、可看的新形式。添加了圖片、音頻、視頻的民間音樂、民間小戲、說唱等民間文藝表演內容,其可讀性和趣味性將會大大增強,更好地呈現了口頭文學遺產傳承的鮮活樣態。比如翻開“出版大系工程”系列叢書中的“湖南小戲卷”,用手機掃描書中二維碼,就能觀看到用當地方言和聲腔演唱的小戲,而且還保留了當地民間藝術的原貌。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基礎數據庫建設,首先要匹配“工程”的建設需要,其次要更好地為民間文藝服務,再是為各省市地區的地方特色文化品牌建設、文化旅游、鄉村振興培根鑄魂,提供更多頂層設計與學術支持。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文庫建設和數據庫建設,各有何工作特點?

■“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分為文庫建設和數據庫建設,兩軌并行。在文庫方面,我們計劃在今年出版50卷左右民間文學精品集成,每本規模800~1000頁,既保證內容的充實,也方便閱讀和檢索。文庫建設有兩個工作原則,一是保證真實采集,二是原初記錄。在實際執行層面,各地方文聯和民協主導工作,社會各界協作。

在“出版大系工程”正式啟動和實施后,先期實施的中國民間口頭文學數據庫工程并入“大系出版工程”,民間文學的數據收集和文本錄入工作相對應整體推進。數據庫生成過程的第一步是掃描記錄,減少翻閱手寫本產生的磨損,也節省了文本檢索的時間成本。第二步是將掃描的圖片轉換為word文檔格式,從而進一步開發為適合各年齡段人群閱讀的讀本。

□口頭文學作品數字化的難點在哪兒?

■民間文學的數據庫建設,最大的難點是信息的采集、識別,以及后續可用產品的轉化。民間文學常以手抄形式記錄,不同年代、不同手抄體、不同排版、不同方言和語境,都是重重障礙。比如有些皮影戲手抄本是右起豎排行,沒有標點、手寫,還有錯別字,有時還需要特殊識別當地方言或者翻譯少數民族語言,這就增加了較多的工作量。

此外,“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數據體量龐大,第一期梳理了10億字文本資料,目前還有20~30億字在加工過程中。比如陜西戲曲研究院送過來的手抄本,第一批資料就有20余萬頁,經過很多專家“會診”,仍有不少字句難以辨認。

另一個難點在于,民間文學的采集和錄入,不能把一套思路用到各地。“大系出版工程”的工作是雙向的,包括“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雙向貫通。成果的推行以內容質量為基礎,既從宏觀層面定下總體基調,也給予地方執行單位足夠的空間,匯總符合本地民間文學資源的內容。中國文聯作為領導單位,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是牽頭單位和執行單位,在項目實際執行層面,多個省市地區推出了新的政策舉措。比如內蒙古自治區配套實施“翻譯工程”,以保障“出版大系工程”的順利推進。

□您認為“中國民間文學出版大系工程”如何在傳承傳統文化的基礎上,把握新時代要求?

■處理好傳統民間文學和當代文化建設的關系,必須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華美學精神。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在實施中國民間文學出版大系工程中,舉辦了一系列社會推廣活動,比如中國北方說唱大會、中國北方民歌那達慕大會、江南民間小戲交流會、烏力格爾大會、格薩爾說唱會、傳統二人臺與民間二人轉、壯語山歌會、中國情歌大會等展演活動。今天的都市人群在試圖理解用方言傳唱的民間文學時,存在一定的“鄉土隔膜”和“審美間距”。民間文學作品中所描述的事物、故事情節、生活場景,在跳出本地的生活圈后,對于“外來人”來講,有可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因此,借助宣傳推廣活動,現場表演加直播等時下熱門的傳播方式,還有專家學者的點評,既能將質樸、生動的民間文藝作品奉獻人民,又便于向群眾普及優秀傳統文化知識。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86
{{btntext}}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