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出版總社:新時代紅色基因的傳承與創新
孫 玨 | 2021-07-21
收藏

中國共產黨已經走過波瀾壯闊的百年征程。作為中國出版從業者,我們的前輩跟隨中國革命做出了重要貢獻,他們不僅是時代的記錄者,更是歷史的參與者和推動者。可以說,自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代表先進社會思潮的無產階級出版者便相隨左右,一路鼓與呼,見證書寫了這一星火燎原的偉大革命進程。很多赫赫有名的出版人,本身就是“老革命”;很多影響至今的出版社,都曾在革命進程中發揮過獨特作用。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特別梳理回望出版社發展進程中的紅色歷史,以期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開好局、起好步,為中國出版業的發展提供思想保障和精神力量。今天,我們一起尋找中國青年出版總社的紅色基因。(往期鏈接:商務印書館:傳承百年文脈 賡續紅色基因



作為黨教育引導青年的重要工作平臺,中國青年出版總社多年來聚焦青年思想政治引領主責主業,致力于傳承紅色基因、培育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青年聽黨話跟黨走、勇擔青春使命。在創業階段,對社會主義文藝生產方式進行了有益探索;在改革開放后,為解決書荒、引領思潮、穩定思想進行了積極實踐;進入新時代,在守正出新、改革發展方面進行了固本創新。而今,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小而美、淺閱讀、小確幸的故事開始讓位于富有含金量、高濃度、大縱深的中國故事,這家有著70年風雨歷程的老牌大社又將如何施展拳腳,呼應新時代的召喚?



與生俱來的紅色基因


從出生看,中青社就是根正苗紅的。”中國青年出版總社黨委書記、董事長皮鈞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如是說。1950年,青年出版社成立之初,即定位為團中央指導下為青年服務的出版社。1953年與開明書店合并,更名為中國青年出版社。


2003年,中國青年出版社與中國青年雜志社合并,更名為中國青年出版總社。《中國青年》雜志是中國期刊界現存歷史最為悠久的紅色期刊。98年前,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機關刊物《中國青年》雜志創辦。這個誕生于中國共產黨成立后第3年的雜志,接過了《新青年》的接力棒,成為引導中國青年跟隨中國共產黨走向光明的馬前卒。雜志首任主編是著名革命家、青年領袖,時任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中央宣傳部長惲代英。毛主席曾先后三次為《中國青年》題寫刊名。中南海菊香書屋,毛主席故居的床頭柜上,還擺放著1976年出版的第10期《中國青年》,毛主席直到去世前還在關注這本刊物。在《中國青年》辦刊史上,曾宣傳、樹立了一大批具有新中國精神風貌、深刻影響一代又一代人的青年典型,如雷鋒、王杰、張海迪等。


1980年,《中國青年》雜志發表潘曉來信,引發“人生觀大討論”,與“科學的春天”“真理標準大討論”同被視為改革開放最重要的思想解放運動之一。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領導人都曾為《中國青年》題詞。胡耀邦同志明確概括過《中國青年》雜志的特點:“《中國青年》并不是一般的刊物,而是充滿著思想性和戰斗性的刊物。那么它就應該有思想的權威。這就是我們雜志的個性。”


微信圖片_20210721125802.jpg


1985年第1期《中國青年》發表了《他耕耘在正定的原野上》一文,宣傳報道了時年31歲、任河北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習近平總書記當年還為《中國青年》撰寫文章《知之深,愛之切》,并給《中國青年》的編輯回了一封信,這封信現在還保留在中青社的檔案室里。



創業期:探索社會主義文藝生產新方式


1942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到:“人民生活中的文學藝術的原料,經過革命作家的創造性的勞動而形成觀念形態上的為人民大眾的文學藝術。”而此處傳達出一個信息:社會主義文藝生產方式的轉變,是新中國成立以后的主要工作。

微信圖片_20210721125717.jpg

創立不久的青年出版社開始創造性地研發圖書。創舉之一,是第一次將個性化的創作與社會化生產緊密結合,把個人感受與集體主義、愛國主義緊密結合,把廣大受教育程度比較低的工人、農民、戰士等作者隊伍與專業化的編輯出版隊伍緊密結合,在短時間內探索出一條新中國社會主義文藝生產方式的新路。《紅巖》《紅日》《紅旗譜》《創業史》等一批高揚革命理想主義、英雄主義的優秀長篇文學作品,在這個階段集中涌現,被譽為“影響三代青年的紅色經典”。


《紅旗飄飄》是1949年以來第一部大型紅色叢刊,被譽為“紅色經典的濫觴”“記述中國革命戰爭的東方史詩”;首次出版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牛虻》《卓婭和舒拉的故事》等一批經典作品;1963年還出版了新中國第一部長篇歷史小說《李自成》,出版后得到毛澤東的肯定。這些歷久彌新的圖書一版再版,多已列入國家常備書目。其中,《紅巖》至今印行178次,發行逾千萬冊。


不難發現,創業期中青社的思想教育讀物,以提倡共產主義人生觀、為人民服務的奉獻精神和辯證唯物的科學思想方法為特征。思想修養讀物代表名作有《平凡的真理》《思想,情操,精神生活》《人的一生應當怎樣度過》《謙虛與驕傲》《青年修養通訊》《青年修養十二講》(發行均在200萬冊以上)。青年英模故事有《毛主席的好戰士——雷鋒的故事》《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白求恩》等。革命回憶錄與烈士詩文有“紅旗飄飄叢書”、《革命烈士詩抄》、《革命烈士書信》等。



復業期:引領青年思潮


改革開放后,中青社為解決書荒、引領思潮、穩定思想作了有益探索。典型的事例包括該社以“青年文庫”為主干工程,面向中等文化程度的大多數青年,推出了《毛澤東思想原理講話》、《中國共產黨歷史講話》(發行340萬冊)、《通俗哲學》(發行252萬冊)、《形式邏輯簡明讀本》《簡明科學技術史話》以及《閃光的生活道路——張海迪事跡》等一大批高質量、高水平的圖書。在社會影響力層面,中青社出版了《中國三峽百景圖》《南明史》《白門柳》《梅蘭芳全傳》等既叫好又叫座的暢銷品。其中,《閃光的生活道路》當年發行超過500萬冊。


這一時期,中青社還創辦了《青年文摘》《青年文學》等影響巨大的雜志,《青年文摘》至今仍是發行超百萬的全國十大期刊,從《青年文學》中走出了鐵凝、梁曉聲、劉醒龍等一大批著名作家。同時,該社最先提出變“書籍裝幀”為“書籍設計”的理論,培育了呂敬人、鄧中和、吳勇、馬惠敏等一批具有世界水準的設計師,引領了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裝幀革命。



興業期:文化出版創新性+穩定性


進入新世紀以來,把文化出版的創新性與穩定性結合在一起,對于今天特別是在網絡時代保持主流出版在青年思想領域的“穩定器”作用,更具現實意義。皮鈞覺得,當下的青年,思想水準包括國際視野都相對豐富,甚至文化視角都開始“平視世界”。“他們需要的是高水平、高質量、有大視野的出版物。出版人要善于挖掘縱深感的時代大故事,為青年人提供與新時代相匹配的分析框架、調查框架、認知框架、表達框架。”


微信圖片_20210721125722.jpg


值得一提的是,近5年,中青社積極踐行“轉場升維”戰略,堅持關注青年、為了青年、引領青年。該社推出的《成德之道》《敦煌石窟藝術簡史》《賀拉斯詩全集》《人世間》《新中國極簡史:1949至2019的年度故事》《習近平與大學生朋友們》等數百種圖書,在全國性圖書評選中獲獎。特別是近年來,在團中央書記處的指導下開發的“新時代青少年與共青團工作文庫”“新時代青年少年成長文庫”“人民英雄·國家記憶文庫”“杰出人物的青年少年時代文庫”“新創業史文庫”五大文庫,顯出生機活力。可以說,面對守正出新的新時代要求,中青社從滿足青年健康成長的多方面需求出發,在出版文學讀物、思想教育讀物、各科知識讀物及青年刊物上形成了鮮明的個性、特色,創造了“服務青年,引導青年”的中青品牌。


微信圖片_20210721125729.jpg


新探索期:中國元素,國際表達


2019年1月完成改制,中國青年出版總社有限公司成立,成為“中字頭”“青字號”的以文化出版為主要方式、承擔黨的宣傳思想文化工作職責的中央文化企業。“時至今日,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我們要依據自身優勢、傳播對象和傳播內容,進行全向度的調整。”皮鈞說。


實際上,在國內出版圈,中青總社是率先提出從文化“走出去”到“走進去”,通過本土化、通俗化、商業化戰略的企業。經過多年探索,中國青年出版社(英國)國際出版傳媒有限公司以“中國文化的國際表達”蹚出了一條中國高端圖書品牌進入全球主流市場的成功路子,并獲國際市場認可,連續實現盈利。目前,中青國際已先后出版500多種圖書產品,產品成功率與投資回報率均高于歐洲本土藝術出版社的平均水平。如今,中青國際合作伙伴范圍從英國拓展至歐洲多國以及北美等其他地區,在全球有50多家合作伙伴和代理商,合作形式也從項目合作逐步深化至資本合作、戰略合作。由于中青國際多數出版產品面向高端讀者,甚至被西方同行稱為“奢侈品級別的圖書”。此外,中青國際還與合作伙伴在英國推動了“中國書架”項目落地。

微信圖片_20210721125733.jpg



中國故事2.0時代:迎接全新國民形態


“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強調要講好中國故事,講好民族復興故事、中國道路故事、中華文化故事、文明交融故事、和平發展故事等。隨著中國國力的不斷增強,隨著民眾的文化水平和思維水平的逐步提升,隨著各種信息技術手段的不斷增強,尤其是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小而美、淺閱讀、小確幸的故事開始讓位于富有含金量、高濃度、大縱深的2.0時代中國故事。”


皮鈞認為,2021年不僅僅是建黨百年,更重要的是它成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后,邁向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要節點。“2035年,中國要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文化出版需要服務于這個目標,這意味著行業的創新性要大于繼承性,我們要塑造能夠承擔社會現代化國家建設的新人。”


皮鈞反對那些隨意拔高、空洞無物的故事,希望在真正波瀾壯闊的時代,“培育與之相稱的講故事的范式與水準”。正如中青總社出版的梁曉聲力作《人世間》之所以能夠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第五屆中國政府出版獎,是因為其塑造了有情有義、堅韌擔當、善良正直的中國人形象群體,具有時代的、生活的和心靈的史詩品質。


在皮鈞看來,當下的青年人更加包容、開放。未來,有可能出現一個前所未有的中國人形態,開啟一個與眾不同的中國面貌。“需要更高水準的文化呈現,出版人的準備工作也要跟上。”他并不認為,互聯網的發達,全民都會陷入淺表閱讀潮流中。“那些真正能夠投身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的青年人,會更加關注深度閱讀。出版人需要致力于沉浸式的精神閱讀、高質量的出版,努力探索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轉化為青年人認識世界分析世界的能力。”皮鈞理想中的出版范式,是國家正在謀劃的“復興文庫”。“這個邏輯非常重要,把人類歷史已有的偉大成果,用出版的方式固定下來,形成社會基本共識,這是我們需要做的事,也是出版的本質。”與此同時,技術帶來顛覆性的行業形態。在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進軍大數據、人工智能、資本市場、先進技術裝備領域,中青總社近年也積極探索,發布中國青年閱讀指數,參與文化產業投資,開發“獅小青”人工智能項目,推廣“現代紙書”RAYS系統,開發“中國藝術在線”數據庫,不斷開辟網絡時代的新增長點。


毫無疑問,改革開放40年來,中青總社投入到波瀾壯闊、激動人心的時代,取得了巨大的發展,形成了引領青年文化的全新格局。談及未來5年的發展計劃,皮鈞表示,時至今日,可以用“三個不變”與“三個變”來概括中青總社的發展。三個不變:第一,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輿論出版導向不變;第二,出版人的使命與情懷不變;第三,專業出版的水準和服務青年的水準不變。而最大變化也是中青總社面臨的最大挑戰是:青年在變化,出版環境在變化,出版機構的運行方式在變化。對此,皮鈞表示,中青總社將一直秉承與時代同脈動、與國家同感知、與人民同命運的出版風格,不斷推出新時代的“中國故事”,跟上中華民族實踐探索的高度。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86
{{btntext}}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