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價暴跌崩盤,印刷廠、渠道商、造紙廠誰能笑到最后?
王三好 | 2021-07-23
收藏

近日,多家造紙、印刷圈上市公司披露了半年業績預告。


自4月上中旬以來,雖然遭遇紙價連續下跌,紙業巨頭在這半年時間里仍然賺得盆滿缽滿。比如,晨鳴紙業預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可達20億-21億元,同比增長287%-307%。一季度,晨鳴紙業的凈利潤為11.79億元。也就是說,二季度它凈賺了8.21億-9.21億元。


太陽紙業預計凈利潤可達21.54億-22.94億元,同比增長130%-145%。一季度,太陽紙業的凈利潤為11.08億元。也就是說,二季度它凈賺了10.46億-11.86億元。


談及業績大幅向好的原因,兩家巨頭都提到:上半年市場景氣度較好,帶動盈利能力提升。與紙業巨頭相比,印刷圈上市公司的境遇則不盡相同。


同樣以煙包印刷為主業,東風股份預計扣非前和扣非后凈利潤比2020年同期增加1.55億-2.57億元,同比增長60%-100%;金時科技預計凈利潤為3700萬-4200萬元,同比下降43.57%-50.29%。前者受益于煙包及藥包業務發展良好,后者則主要是由于在2021年湖南中煙和安徽中煙的業務招標中失利出局。


此外,受益于疫苗包裝需求旺盛等因素,環球印務凈利潤預計同比增長75%-102%,達到7243.77萬–8361.38萬元。


以圖書印刷和教育培訓為主業的盛通股份,隨著包裝業務的發力,也分享到了疫苗包裝爆發的紅利,凈利潤預計可達5000萬-7000萬元,上年同期則為凈虧損1263.51萬元。主做快遞物流包裝的天元股份,預計凈利潤為2100萬-2300萬元,同比下降29.06%-35.23%;以天津海順印業和天津新華印務兩家子公司為主體的濱海能源,預計凈虧損1400萬-2100萬元,比2020年同期有所放大。


談及業績下滑原因,兩家企業首先提到的都是:原材料價格上漲。作為造紙企業的產品和印刷企業的原材料,紙張價格的大幅上漲,給前者帶來的是節節攀高的利潤數字,給后者帶來的則是不斷累積的成本壓力。不過,自4月上中旬以來,隨著紙價出人意料地崩盤式下跌,作為產業鏈上下游,造紙企業與印刷企業圍繞定價權的博弈,似乎又進入了一個新周期。



紙價崩盤,造紙企業出手護盤


從暴漲到崩盤,本輪紙價周期拐點來臨之快,遠遠超出預期。雖然多位久經陣仗的老板都曾說過:紙價是怎樣漲上去的,就一定會怎樣掉下來。


從2020年六七月份起步到今年4月上中旬調頭向下,本輪紙價瘋狂的頂點出現在3月初。在白卡紙一舉大漲近2000元噸價破萬的帶動下,銅版紙、雙膠紙的價格也大幅跟漲。然而,在造紙企業看似強悍的價格控盤能力背后,市場的壓力已經在悄然累積。


根據專業市場監測結構卓創資訊發布的數據:雙膠紙價格在3月中下旬率先觸頂,含稅市場均價的高點止步于截止3月21日一周的7410元/噸。白卡紙、雙銅紙則均在4月上中旬觸頂,含稅市場均價的高點分別止步于截止4月11日一周的9866元/噸、7385元/噸。


觸頂之后,三大紙種的價格走勢略有差異。其中,白卡紙價格前期跌勢相對平緩,后期則明顯加速;雙膠紙、雙銅紙價格前期跌幅相對較大,后期表現則優于白卡紙。


截至7月21日,白卡紙7日市場均價為6343.75元/噸,比高點下跌35.70%;雙膠紙、雙銅紙7日市場均價分別為5504.17元/噸、5540.00元/噸,比高點下跌25.72%、24.98%。而要從現在的價位漲到前期高點,白卡紙的漲幅需要達到55.52%,雙膠紙、雙銅紙也分別需要達到34.63%、33.30%。紙價在短短3個多月時間內的崩盤式下跌,自然令造紙企業倍感焦慮、心有不甘。7月15日前后,包括APP(金光集團)、博匯紙業、萬國太陽、晨鳴集團在內的四大白卡紙企業出手護盤,宣布各自旗下相關產品在當前售價基礎上上調500元/噸。同期,多家大型紙張渠道商也發布漲價通知,響應造紙企業的維穩舉動。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造紙企業近期第一次出手護盤。7月12日,多家銅版紙企業同日發函維穩,宣布各自產品的市場指導底線價,或最低售價,或發貨執行價,為5800元/噸、5900元/噸。6月28日,晨鳴集團面向華南地區渠道商發出知會函表示:目前各渠道社會白卡紙價格報價不一,售價嚴重倒掛,影響市場秩序,為維護華南白卡紙市場的健康發展和正常的渠道運營,決定其某品牌白卡紙6月結算價不低于7010元/噸,7月不低于7210元/噸。


6月24日前后,多家文化紙生產企業發函表示,各自旗下特定雙膠紙產品市場指導底線價、最低售價為5700元/噸。短短20多天時間,從雙膠紙、銅版紙,到白卡紙,三大紙種主要生產企業先后出手護盤,試圖用市場底線價、最低售價的形式規范日趨混亂的價格秩序,這樣的操作可謂前所未有。至于四大白卡紙企業的集體喊漲,目前看來也更像是一種維穩策略,能否真正落地還不得而知。



市場亂象,凸顯紙廠、渠道商分歧加劇造紙企業的維穩舉動是否有效?


從雙膠紙、銅版紙的價格走勢看,似乎發揮了一定作用。從6月24日前后相關企業發布市場指導底線價到7月21日,卓創資訊監測的雙膠紙日市場均價呈現持穩走勢:由5650.00元/噸降至5500.00元/噸,微跌2.65%。自7月14日開始,更是連續穩定在5500.00元/噸。而在7月12日部分銅版紙企業發布市場指導底線價后,卓創資訊監測的雙銅紙日市場均價則連續保持在5540.00元/噸。


不知道各位老板是否注意到:造紙企業發布的市場指導底線價也好,最低售價也好,發貨執行價也好,本質上都是說給渠道商,而不是印刷企業聽的。為什么會這樣?在三好同學看來,這凸顯了在紙價下跌過程中,造紙企業和渠道商對市場未來走勢預判上的分歧,以及造紙企業對渠道商控制力的下降。


實際上,本輪紙價由暴漲到崩盤,便首先始于渠道商的價格松動。3月初,白卡紙價格被強拉過萬。此后,造紙企業雖然仍不時喊漲,市場價格卻陷入僵持和博弈狀態。經過約兩個多月的小幅波動,渠道商率先放棄“抵抗”,白卡紙價格開始加速下行。5月下旬,當造紙企業給出的白卡紙市場指導價仍高達9300元/噸時,便曾有老板表示:已經有渠道商扛不住了,以8800元/噸左右的價格出貨。到了6月初,造紙企業仍在竭力維穩,渠道商卻已經在競相降價搶單,并最終形成踩踏,造成紙價崩盤。


因此,自6月下旬以來,各紙種主要生產企業紛紛發布市場指導底線價、最低售價,實際上是在向渠道商喊話,以期在降低渠道商恐慌性拋售心理的同時,彌合雙方分歧,重新掌控市場定價權。


比如,6月24日,有文化紙企業曾在發函中表示:市場上相關渠道的銷售價格甚至低于工廠的出貨價,導致價格倒掛……7月12日,太陽紙業在發布銅版紙產品市場指導底線價時,有近乎完全相同的表述:市場上相關渠道的銷售價格出現低于工廠的出貨價格,導致價格倒掛,影響市場秩序……7月15日,APP(金光集團)在白卡紙提價函中表示:公司產品市場售價與公司售價倒掛嚴重……這一系列表態表明:在過去一段時間,造紙企業對渠道商近乎失控,渠道商的銷售價格已經跌破了工廠的出貨價。


問題是,渠道商的生意經是:一邊買,一邊賣,賺的是中間的差價。為什么會出現銷售價低于拿貨價的情況?這不是在干賠本的買賣么?


首先,渠道商銷售價跌破造紙企業的出貨價,說明渠道商先于紙企感受到了來自需求端的巨大壓力。如果不是市場需求寡淡,誰會有錢不賺,低價出貨?


其次,即使是價格倒掛,渠道商也未必是在做賠本的買賣。一方面部分渠道商手里可能有低位購進的庫存;另一方面渠道商達到一定銷售量能從造紙企業拿到部分返點,只要倒掛不是很嚴重,完全有可能保持盈利。


第三,之所以有渠道商會賠本甩貨,通常是因為形成踩踏后的恐慌心理和揮之不去的資金壓力。由于前期紙價向好,不少渠道商都囤積了一定的庫存。而屯紙是需要錢的,在紙價調頭向下大幅下跌時,那些資金壓力大的渠道商便不得不含淚“割肉”。因為紙放在那里永遠是紙,還面臨著貶值風險。只有通過出售,才能變成實實在在的現金。



維穩之后,紙價走向何方?


在紙價由暴漲到崩盤的過程中,為什么是渠道商率先感受到市場的壓力?


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渠道商離市場更近。雖然部分造紙企業也有直銷渠道,但廣泛服務于中小印刷包裝企業的渠道商,顯然更容易感受到需求端的冷暖變化。二是多數渠道商的抗風險能力,遠不及部分大型造紙企業。在一路飆漲的紙價遇到需求端的抵抗時,大型造紙企業可以通過停機限產調控市場供需和價格預期,卻很少有渠道商敢冒生意停擺的風險逼印刷企業就范。因為渠道商最大的價值就在于“買”和“賣”。沒有“買賣”,它不僅會面臨現金流方面的巨大壓力,還將失去自身存在的價值。


因此,在本輪紙價上漲周期觸頂變向后,渠道商可謂表現出了滿滿的“求生欲”:對印刷企業的態度,從價格飆漲時的愛答不理,到市場盤整時的主動示好,再到近一個多月來的競相降價,以致造紙企業不得不出手護盤。在造紙企業維穩之后,紙價將走向何方?從根本上來說,這還是取決于未來一段時間紙張市場供需關系的變化。


從近期來看,銅版紙、雙膠紙價格止跌跡象明顯。在白卡紙市場,雖然華南地區主要渠道商對造紙企業的漲價號召給予了積極回應,卓創資訊監測的日市場均價卻仍在下跌。如果后期市場供需趨于平衡,渠道商的庫存降到一定區間,恐慌性拋售心理得以緩解,已經跌至低位區間的紙價便有企穩的可能。反之,如果市場需求無法得到有效激發,即使造紙企業不斷發函限價、大聲喊漲,恐怕也很難得到渠道商、印刷企業的積極回應。


現在回顧這一輪紙價波動周期,造紙企業對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采取的定價策略其實應該有所反思。就像有造紙企業在維穩函中變相承認的那樣,本輪紙價快速回落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前期漲幅過大。至于前期為什么會漲幅過大?除了成本上漲等客觀因素,還有一個更關鍵的因素是:少數造紙企業利用市場高度集中的強勢地位,采取了掠奪性定價的策略。


這一策略從短期來看對造紙企業的業績提升,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就像上半年,晨鳴紙業、太陽紙業、博匯紙業等巨頭的靚麗財報所體現的一樣。然而,如果放眼更長的時間周期,卻會對整個產業鏈的正常運轉形成巨大的傷害:利用強勢市場地位無節制地拉高售價,看似賺得了快錢,透支的卻是未來的需求和空間。


現在想想,自2016年10月以來的近5年時間,紙價似乎已經陷入了暴漲暴跌的怪圈難以自拔。作為產業鏈上下游,造紙企業、渠道商和印刷企業從應有的相互合作、協同共進,變成了很多時候的橫眉冷對、劍拔弩張。這樣的局面什么時候才能發生改變?還是那句話:只有當產業鏈上下游都能放平心態,對利潤率有合理預期時,才可能最終實現。當然了,要走到這一天,注定很難。就說到這里。最后,還是祝各位老板好運吧。




本文作者:王三好

轉載自“印刷企業家”微信公眾號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86
{{btntext}}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