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作家朱秀海以《遠去的白馬》回應何為革命初心
夜 雨 | 2021-03-29
收藏
摘要: 《遠去的白馬》是一部書寫東北解放的壯麗史詩,更是軍旅作家朱秀海弘揚“初心”和“使命”精神的一曲英雄頌歌。

3月27日,“以筆為旗,致敬英雄——朱秀海《遠去的白馬》新書分享會”在京舉行。原海軍政治部文藝創作室主任,作家、詩人朱秀海,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批評家李敬澤,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所研究員劉大先齊聚一堂,圍繞小說《遠去的白馬》,暢聊文學的價值、人民的意義、革命的初心。此次活動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十月》雜志、SKP RENDEZ-VOUS、鳳凰網文化、當當聯合主辦,軍旅文學批評家傅逸塵主持。

軍事文學作品《遠去的白馬》是軍旅作家朱秀海在采訪了多位親歷過解放戰爭的幸存者后,在豐富的創作素材的基礎上,以一匹馳騁沙場的白馬為引,所講述的戰爭年代的一個傳奇故事。小說主人公趙秀英,在抗日戰爭期間就曾多次組織村民支前,帶領全村民工隊配合八路軍作戰。由于混亂中的一個誤會,趙秀英和她帶領的支前隊來到東北解放戰爭的戰場上。背井離鄉、思念幼兒之苦沒有動搖這位共產黨員的心,她充分發揮了自己的組織才能和做群眾工作的經驗,組織打糧隊幫助三十七團度過缺衣少食的艱苦歲月,數次救全團于饑困。在戰場上,她冒著從前線搶運傷兵,在敵軍的轟炸中用血肉之軀架起戰場通訊的生死線。解放戰爭勝利后,她繼續堅守著共產黨人的使命,為一方水土、一方百姓奉獻了自己的一生。這是一部書寫東北解放的壯麗史詩,更是弘揚“初心”和“使命”精神的英雄頌歌,也是軍旅作家朱秀海以此迎接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的獻禮之作。

發布會上,朱秀海分享了《遠去的白馬》的采訪和創作背景,他曾兩次參加邊境作戰,為了追隨36團(書中37團)的戰爭足跡,2004年,朱秀海從山東膠東老區開始采訪,從山東到東北,從戰士們登陸的莊河一直到四保臨江長白縣,又從東北采訪到廣東,歷經13個月,采訪了130多位36團的老戰士。這位支前女英雄的形象也在采訪中漸漸豐滿起來。朱秀海感慨,從來也沒有經歷過像36團這樣完全是由基層老百姓組成的,一點都不會打仗的部隊。在采訪的過程中,他才真正開始理解人民革命為什么勝利。“當共產黨成了人民的時候,任何的困難、任何的艱難都阻擋不了人民的軍隊。”

在評論家李敬澤看來,《遠去的白馬》主人公趙秀英身上有很多不同的維度,她是一個女性、一個農民、一個革命者,又是一個經歷了革命和戰爭的洗禮最后又歸于鄉村的人。他把《遠去的白馬》看作“一個人的或者一群人的偉大的征途和偉大的回鄉”。他認為我們民族自古以來倡導行天下之道,行天下之義,最后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趙秀英的身上既有革命者的俠氣,又有起于民間的俠氣,有著豐富的人性。

 

評論家劉大先在讀完《遠去的白馬》后深受感動,評價《遠去的白馬》是我們時代的“雅正之歌”,“雅”不是附庸風雅,或者小資情調,或者中產階級美學,而是來自于《詩經》風雅頌的“雅”。這部精神洗禮之作,也是他近年來讀過的非常提氣的一部作品。

《遠去的白馬》朱秀海著/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21年2月版/72.00元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86
{{btntext}}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