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山海經》就像看童話一樣津津有味
鄭 楊 | 2021-05-28
收藏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記者 鄭 楊

蕭袤 湖北黃梅人。16歲嘗試寫作,至今癡情不改,童心依然。主要作品有圖畫書《驛馬》《西西》《青蛙與男孩》等,作品集“童話山海經”系列、 “書蟲之家”系列、“活寶日記”系列等。獲獎無數,包括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文津圖書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獎、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等。作品因“百無禁忌的想象、透著智慧的幽默和直抵心靈的溫暖”,深受讀者喜愛。“蕭袤式”的俏皮和幽默,令他在兒童文學界獨樹一幟。

蕭袤很早就開始關注《山海經》,二十多年的時間,他收集了幾十種《山海經》注解本,包括我國臺灣、香港出的繁體版,也有《古本山海經圖說》等。“我被《山海經》描述的世界深深吸引了,我看《山海經》像看童話一樣津津有味。”蕭袤覺得《山海經》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碎片化”。雖然有一定的規律,但里面記述的內容大都只是片斷,只說“事實”,沒有“故事”。”

正是因為這一點,讓蕭袤產生了創作沖動。沒有“故事”,但有“素材”,他依據這些“碎片”“片斷”“只言片語”的“素材”,給孩子們創造出新故事來。例如《山海經》里寫到一種“迷穀花”:“其華四照,其名曰迷穀,佩之不迷。”蕭袤對“佩之不迷”四個字產生了興趣,“這是一種多么神奇的花呀,戴上它就不會迷失,不會迷路,這不很像當時還沒有廣泛使用而現在人人都離不了的導航(GPS)嗎?我覺得有故事可寫了,于是寫出了《尋找迷穀花》。”故事完全是蕭袤新編的,但靈感來自于《山海經》,為的是讓孩子們讀起來覺得很有意思。于是“童話山海經”這一套充滿想象力的故事書出爐了,目前出版了6冊,蕭袤寫了很多年,慢慢寫,厚積薄發。

談到如何讓孩子愛讀中華傳統文化經典,蕭袤說他更看重的是怎么講好一個新故事,一個來源于《山海經》或者說跟《山海經》有關的原創故事。“我更在意童話本身的創作規律,在講故事的時候我會考慮怎么把一個故事講好,在寫這套書的時候,我實際上在進行童話創作的實驗與探索。在“童話山海經”里,每一篇童話,講述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從敘事角度上來說,有第一人稱敘述的,也有第三人稱講述的,甚至有第二人稱來講故事的(比如《食火獸》這一篇)。有以對話來結構全篇的,也有非常后現代的,有的偏重于幻想,有的卻很奇幻(比如《燭龍兄妹》),有的像一篇論文(比如《鳳凰傳說》),論文只是假象,有很多一本正經的考證,實際上還是在講故事。”

蕭袤特別著迷于講一個“很像民間故事”的故事,他稱之為“民間故事”的“高仿”。“我的意思是,我要創作出一篇童話來,這個童話是完整意義上的作者童話(或叫作家童話、文人童話),但讀者讀起來以為是讀到了一篇民間故事(或民間童話),比如《騎木桶的人》。多年以后,讀者很可能不記得是誰寫的,但記住故事就夠了。” 有讀者把蕭袤的這種創作實踐稱為“山海經體童話”。在創作上,蕭袤總是不拘一格,力求新穎有趣,“創新,創造,永無止境,也許這才是創作的迷人之處吧。對中國傳統文化經典進行創造性轉化,我還在探索之中,興致勃勃,比如我最近創作出版的《童話莊子》,就是對《莊子》這本書和莊子這個人感興趣,而重新創作出來的長篇童話。新時代需要講好中國故事,童話創作永遠需要創新,唯有創新,才能受到讀者持久的歡迎。”

關于如何培養孩子的想象力。蕭袤說讓孩子閱讀好的童話很重要。童話是整個兒童文學里最富想象力的文體。“童話都是真的,我們要相信童話。我個人覺得《山海經》是中國古人留下來的,講述整個人類童年時代生活、幻想、人文、地理、神話、傳說、歷史等等包羅萬象的百科全書,我們應該抱著童話的態度,相信它,欣賞它,解讀它,釋放它。從“亦真變幻”這個角度來說,整個人類童年時代,跟當下孩子的童年時代,有某種“相似性”。所以我創作的《童話山海經》受到讀者的喜歡,好像也有其內在的必然性。在想象力這一點上,人類童年時代和當下孩子的童年時代,是相通的,毫無違和感。”

《山海經》是中國古人留給全世界供所有人共同享用的、取之不盡、用之不遏的想象力的寶庫。蕭袤認為他的“童話山海經”系列只是掀開了這個想象力寶庫“神秘面紗的一角”。他希望更多的人投身到對《山海經》的“創造性轉化”中來,希望讀者在讀過他創作的“童話山海經”系列作品后,也可以創造出屬于自己的、富有想象力的“山海經童話”。

《童話山海經——火神祝融》蕭袤著/明天出版社2019年4月版/25.00元ISBN:9787533294472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86
{{btntext}}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